金蒔.天鑄

炫光二零一七年巔峰之作。選用樹齡逾六十年、歷經數十年風乾的珍稀日本桐木為琴體。製箏師秉承唐朝整刳製箏方法,耗時一年精心製作。經過數次現場演奏會鑒定後,由製箏師再度作出細緻的音色調整,以致能發出深邃婉約的聲音。日本金蒔繪匠人山口隆史其後耗時一年,於印度小葉紫檀飾面上設計,並以黃金細心進行蒔繪製作。

60年級別日本桐木

樹齡逾六十載、歷經數十年風乾、滿佈樹瘤的珍稀日本桐木琴體

琴頭

金蒔繪 + 印度小葉紫檀

山口隆史先生在已完成的金蒔繪格子上,再次以人手塗抹生漆,後以人手把金粉灑於其上,製作立體菊花圖案。採用的黃金粉有各式各樣的不同形態,觀眾使用放大鏡觀賞,可看到每一個金粒的不同圖案。

炫光的設計團隊與山口隆史先生合作,於眾多日本蒔繪文物中尋找靈感。最終選擇以一個日本明治時期的蒔繪首飾盒中,類似藤器圖案的格子設計作基底。配以代表高雅,以高蒔繪技術製作、能從多角度鑒賞的立體菊花於藤格之上,並保留一部分原有印度小葉紫檀飾面作對比。設計圖總計八十四稿,前後歷時三個多月。

琴身裝飾

3D入榫製邊能令琴身更見立體,別樹一格,但整個製作過程亦相當考究。製作期間不但需要經過人手反覆打磨,務求達至光滑明亮,入榫時亦要不留空隙,避免影響箏音傳導。此手工工藝的最高境界是追求形神美的同時卻講究不著痕跡,這亦是炫光箏的其中一項標誌,難以複製其形神美。

琴頭岳山

琴頭岳山選用整條的印度小葉紫檀,經工匠反覆調整弧度入榫裝嵌,將箏音的傳導昇華。

穿弦孔

穿弦孔材質以18K黃金鑄造,令紫語凝姿更顯貴氣及和諧美。

內部結構 (雙層三角雕刻)
雙層三角雕刻的做工比起單層三角雕刻要花上兩倍時間,因雕刻的角度及精準度要求極高,稍有不慎,有機會需要從頭做琴。須知道琴身內部並非平面,而是曲面,在這情況下處理三角雕刻不但要兼顧琴身的孤度,亦要考慮彈奏時的箏音傳導,由於雙層雕刻令琴身內部與空氣的接觸面增加,箏音更具層次,餘音比起其他結構的古箏更能撼動人心、扣人心弦。

底板出音孔亦以紫檀木包邊,令音色更見圓潤厚實,不致失序散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