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瑟和鳴


自古以來,“愛情”都是永恆的話題,古有 “琴瑟和諧,鸞鳳和鳴”之詞。琴瑟合鳴比喻夫婦情篤和好。《小雅棠棣》有言“妻子好合,如鼓琴瑟。”琴瑟琴瑟,琴為體,瑟為魂。自古以來舉案齊眉,相濡以沫是夫妻共有的常態,琴瑟也寄託了這樣的情感,妻子在思念丈夫,撥動琴弦,彈奏一曲,盼其歸家,以表思念。

六十年級別以上的日本桐木

日本桐木長於寒帶,生長速度比一般東南亞地區的樹木慢,是故日本桐木的年輪會較細密,用於製箏,其聲層次分明,樸實圓潤,是每一台炫光箏得天獨厚的優勢。

桐木的木紋更更為每一台炫光箏注入靈魂,年輪周而復始地見證樹木成長,紋理伴隨著樹齡變得更為獨特,賦予每台炫光箏也獨一無二的生命。

用六十年級別的日本寒帶桐木作琴身,是極為珍貴的罕有配置,是可遇不可求的珍品,由木而生的靈氣籠罩琴身。此一級別的炫光箏所展現的已是音質的獨特個性及美態,建構出一幅幅難以超越的音牆,帶領人們觸動箏音的靈魂。

琴頭

以印度小葉紫檀作琴頭,不只是因為其珍貴稀有,更取其木性。印度小葉紫檀為紫檀中的精品,密度大,穩定性高,硬度為木材之首,不易變形裂開,是用作琴頭的最佳選材。

琴頭岳山

岳山選用整條的印度小葉紫檀,經工匠反覆調整弧度入榫裝嵌,獨特的傾角設計有效的提高了聲音的傳導和共鳴,使得古箏音色得到進一步的昇華。

琴頭盒內飾

琴頭盒內運用了日本箱根傳統技藝寄木細工,運用全天然木材拼出幾何圖形後,再把木頭切割成「種板」,再鑲嵌到琴頭的盒內。寄木細工和從江戶時代起在箱根地區流傳,在1984年更被日本當局升格成指定日本傳統木工藝,可惜懂得這技藝的人已越來越少,因此每一種用上寄木細工技藝的作品也越來越珍貴。

琴尾

印度小葉紫檀

穿弦孔材質以18K玫瑰金鑄造,耐用不易褪色。

炫光柱III(老料大紅酸枝)

箏炫箏碼選料用上老料大紅酸枝,由箏碼製作師根據琴身的體態以人手手工打磨而成。老料大紅酸枝製成的箏碼手工精細,順應木紋一氣呵成逐顆打造,大大提高箏碼的穩定度及統一性,令箏音徐疾有致,層層推進。箏炫箏碼耐用度高,反覆彈奏間也不會輕易易磨蝕,強化箏音的穩定度,彈奏時不會走碼。如此講究的選料及繁複的製作過程雖意味著箏炫箏碼的製作成本比普通箏碼高出數倍,但為求將箏音昇華,我們從不吝嗇,不惜工本。

琴身裝飾

3D入榫製邊能令琴身更見立體,別樹一格,但整個製作過程亦相當考究。製作期間不但需要經過人手反覆打磨,務求達至光滑明亮,入榫時亦要不留空隙,避免影響箏音傳導。此手工工藝的最高境界是追求形神美的同時卻講究不著痕跡,這亦是炫光箏的其中一項標誌,難以複製其形神美。

內部結構 (雙層三角雕刻)

雙層三角雕刻的做工比起單層三角雕刻要花上兩倍時間,因雕刻的角度及精準度要求極高,稍有不慎,有機會需要從頭做琴。須知道琴身內部並非平面,而是曲面,在這情況下處理三角雕刻不但要兼顧琴身的孤度,亦要考慮彈奏時的箏音傳導,由於雙層雕刻令琴身內部與空氣的接觸面增加,箏音更具層次,餘音比起其他結構的古箏更能撼動人心、扣人心弦。

底板出音孔亦以紫檀木包邊,令音色更見圓潤厚實,不致失序散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