炫光施華洛閃爍系列-「映水芙蓉」

「晶凝剔透,八面玲瓏,藝術透影流光,潤澤萬物」

斯華洛世奇系列在不同顏色染印的小樽和紙上,配以金粉工藝及潑墨技術,從而設計出抽象圖案,再透過鑲嵌匠人把斯華洛世奇水晶無痕鑲嵌在古箏飾面上,完全是精心製作的當代藝術品。

莫總監會根據每幅圖案作出選材,從桐木的紋路,琴頭的裝飾及琴身內部去設計每一台獨一無二的「映水芙蓉」。

設計完成後,再交由炫光團隊的一眾製箏經驗超過20年的大師級工匠去打造。並把每一顆斯華洛世奇水晶手工鑲嵌到飾面上。

最後,每一台「映水芙蓉」均由莫總監親自選配不同的箏碼及調度聲調,為每幅精緻的圖案畫龍點睛,呈現不同意象。

日本桐木長於寒帶,生長速度比一般東南亞地區的樹木慢,是故日本桐木的年輪會較細密,用於製箏,其聲層次分明,樸實圓潤,是每一台炫光箏得天獨厚的優勢。

桐木的木紋更更為每一台炫光箏注入靈魂,年輪周⽽而復始地見證樹木成長,紋理伴隨著樹齡變得更為獨特,賦予每⼀台炫光箏也獨一無二的生命。

選用四十年頂級日本桐木是炫光箏的高階配置,由於寒帶桐木生長緩慢,樹齡至少具備四十年的桐木,才是成熟用於製箏的時機。

四十年頂級日本桐木位於木身的最外圍,經過日積月累的洗滌,盡是歲月的痕跡,亦是木身當中密度最高及最細緻的部份,混然天成的水波紋、迴⼭山紋使箏音的穿透力及細緻度更上一層樓,撼動人心。

琴頭用上夏威夷相思木,紋理呈火焰狀,木紋外觀非常獨特,結構細密均勻,質輕而堅硬,與桐木相配所產生的化學作用令箏音更能觸動人心。

琴頭飾面亦結合日本小樽和紙。設計師根據琴頭的大細,設計出獨特而漂亮的圖案。再按每個圖案的概念選用大小不一的斯華洛世奇水晶而製作,把古箏相結合成為一件樂器藝術品。

獨有的手工漂染技術,配合立體的金粉上漆工藝,再加入炫光獨有的玻璃鋼技術,最後再在此基礎上加入斯華洛世奇水晶,把古箏的唯美、高貴提昇至另一個層次。

琴頭岳山

頭岳山選用整條的印度紫檀,經工匠反覆調整弧度入榫裝嵌,將箏音的傳導昇華。

琴盒內飾

琴頭盒內運用了日本箱根傳統技藝寄木細工,運用全天然木材拼出幾何圖形後,再把木頭切割成「種板」,再鑲嵌到琴頭的盒內。寄木細工和從江戶時代起在箱根地區流傳,在1984年更被日本當局升格成指定日本傳統木工藝,可惜懂得這技藝的人已越來越少,因此每一種用上寄木細工技藝的作品也越來越珍貴。

琴尾

和紙纖維長,質地雖薄但堅韌,手感極佳。但由於產量低,極為珍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更於2014年將「日本手漉和紙技術」列為非物質文化遺產。和紙強韌柔軟,並能保存多年,伴隨炫光箏源遠流長。

穿弦孔材質以18K黃金鑄造,耐用不易褪色。

炫光柱 (老紅木)

炫光柱是炫光箏的特別配置,選料用上原條高級老紅木,由箏碼製作師根據琴身的體態以人手手工打磨而成。原條老紅木製成的箏碼手工精細,順應木紋一氣呵成逐顆打造,大大提高箏碼的穩定度及統一性,令箏音徐疾有致,層層推進。

炫光柱更選用牛骨作為與弦線的交匯,不但耐用度高,更避免在反覆彈奏間輕易磨蝕,亦強化箏音的穩定度,彈奏時不會走碼。

如此講究的選料及繁複的製作過程雖意味著炫光柱的製作成本比普通箏碼高出高出數倍,但為求將箏音昇華,我們從不吝嗇,不惜工本。

內部結構 (單層三角雕刻)

琴身內部採用三角雕刻,此設計實經過嚴格及精密的計算而成。須知道琴身內部並非平面,而是曲面,在這情況下處理三角雕刻不但要兼顧琴身的孤度,亦要考慮彈奏時的箏音傳導,務求令箏音更有層次感,採用三角雕刻的古箏餘音比起純直紋設計的結構更悠長細膩,縈繞四周。

 

底板出音孔亦以紫檀木包邊,令音色更見圓潤厚實,不致失序散亂。